非洲葬礼好happy!抬着棺材来蹦迪

  在咱们中国人的认知观念里,葬礼,意味着肃穆和庄重,寄托生者深沉的悲痛和哀思。

  而在遥远的非洲加纳,葬礼不再是哀乐、不再是眼泪,而是一场彻夜的狂欢,是一场庆祝逝者生命的“死亡蹦迪”。

  在世界上大部分的地方,人去世后几天之内就会被火化或者埋葬,例如中国就很讲究“入土为安”。但是在非洲加纳,葬礼的流程十分繁杂,去世后想要被快速埋葬变成了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

  在加纳人的思想中,人死后立马就将尸体埋葬是对神明的不尊重,甚至是一种亵渎。

  据BBC的报道,有一名6年前去世的酋长,他的遗体至今仍被冷冻在太平间里,仅仅因为他的大家族无法决定谁是“首席哀悼者”。但这件事在当地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因为这种情况在加纳很常见。

  在我们一般的观念里,葬礼都是由直系亲属决定的。而在加纳,人一旦去世后,他们的身体不再属于直系亲属,而是属于他出生时的“大家族”。

  这样一来,葬礼就变得相当麻烦了,有许多几十年没有联系过的远亲也要从各地赶来对葬礼进行商议。

  加纳记者伊丽莎白·奥埃恩(Elizabeth Ohene)说:“我参加过一个著名实业家和政治家娜娜·阿肯特·阿皮亚·门卡的葬礼,他的葬礼小册子是一部长达226页的纪念册,涵盖了他一生,这需要很长的时间来编写。”

  在非洲,也许生前不能如意,但死后可以为自己选取一个自己最喜欢的模型,然后永远躺在那里。制作棺材的木匠都是当地最好的木匠,当然棺材材质也是最好的。

  色彩鲜艳,做工精致。它们有时候奇形怪状,有时候像逝者生前最喜欢的东西,有的则代表着逝者生前的职业。

  虽然亲人去世的确是一件悲伤的事,但很多当地人坚信,死者的灵魂会经历轮回,在另一世界以同样的方式继续生活,而且来生还会继续做他前世的职业。

  所以大约在60年前,他们萌生出了一个新想法,那就是死者必须被埋葬在一些代表他们活着时所做的工作、生活的环境中,这样他们才能记住他们从哪里来,以及他们留下了什么。

  加纳人会花很多钱来举办葬礼,和举办婚礼的费用旗鼓相当,更有甚者在葬礼上花费的金额更大。

  一位葬礼策划师透露,一场葬礼的费用大多在1.5万-2万美元之间,这其中就包括宣布葬礼安排消息的广告牌,这价格可是从600美元到3000美元不等。这样的广告牌常常放在非常明显的位置,人人可见。

  家族之间也经常互相攀比:谁家的葬礼更豪华?铺张的葬礼已经令成千上万家庭倾家荡产。

  曾经在加纳一场葬礼上,女人们嚎啕大哭的视频引起网友们的关注,而这些女人与棺材中的死者素未谋面。她们均是丧偶之妇,自从丈夫死后,她们便开始靠葬礼哭丧维持生计。

  “如果你想要自己的葬礼看起来欢快一点,唱歌跳舞我们也在行。”名叫Ami Dokli的女子在采访中说道,她是这群女人的老板。

  “有一些人不会哭丧,至亲去世后,他们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悲恸。”Dokli表示:“我是一名殡葬承包商,我的团队都由寡妇组成,客户们委托我去葬礼上哭丧。我们帮助那些不会哭丧的人哭出来,如果没有我们,他们很难表达出悲痛。”

  “不论大型葬礼还是普通葬礼,我们随叫随到。”Dokli表示她们常年以此为生。“我们根据葬礼的排场收费。这并非稀奇事,凡人难逃一死。”

  热爱歌舞的非洲人,不但用歌舞表达喜悦心情,而且还经常在葬礼中悲歌起舞,颂扬死者。

  在加纳,举办精心编排的舞蹈葬礼十分流行,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逝者的家属会花大价钱请来抬棺者,来一场盛大的舞蹈派对来纪念逝者,鼓励生者。

  葬礼举行的当天,更像是节日而不是痛苦的时刻,一般有4名抬棺者,他们穿着十分时髦,肩上扛着棺木,脚下跳着类似踢踏舞的舞蹈,用狂野的舞蹈来安慰失去亲人的家属,并邀请他们参加到舞蹈中来。

  翻尸节,顾名思义,就是把尸体从墓穴里翻出来的节日。这种做法跟我们强调的“入土为安”的观念有所不同,在中国人的文化中,刨人祖坟那可是罪大恶极的。

  到了遥远的马达加斯加,每逢重大节日或者庆祝活动的时候,他们却会主动打开自己的祖坟,把尸体取出来,用白麻布裹着抬上街去游行。

  不过,他们可不觉得这是羞辱祖先的行为。在当地人看来,当尸体从阴暗的地下被挖出来的时候,他们就可以趁着机会晒晒太阳,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在天堂过的也会更舒心。

  翻尸节通常都很热闹,人们会吃好喝好,放上音乐来庆祝这个节日。等到太阳快落山时,大家才会重新抬起尸体,将自己逝去的亲人抬回墓穴。

  火化在非洲文化中是禁忌的。人们不愿将他们的亲属进行火化,他们说,“我不要骨灰,我一定要看到尸骨”。

  目前,艾滋病在非洲大陆蔓延,死亡人数越来越多,使得非洲人不得不改变传统的丧葬习俗。据联合国有关机构统计,在非洲每天有5500人死于艾滋病或跟它有关的病症。

  但是,贫穷和众多的死亡使得人们不得不改变传统习俗,最穷的家庭无法为死者提供寿衣,只得把尸体进行火化,然后将骨灰放进土坑里。

  成千座坟墓没有立墓碑,只将他们生前喜爱的杯子或汤匙埋在坟堆上以示纪念。各阶层人士不得不羞答答地承认没有钱财和精力去按照非洲传统习俗悼念他们已故的亲属。

  一些非洲商人利用这一变迁乘机发财。在布拉瓦约和其他城市,丧葬业应运而生。几年前,人们称火葬场为“杀人的地方”,全城仅4家,而今已发展到14家。

  另外,还有一些没有正式营业执照的个体殡仪馆,他们经常等在医院门口,偷偷乘机为死者家属提供“服务”。

  鉴于目前经济状况不如过去,死亡频率在提高,非洲人正在慢慢改变他们的传统丧葬习俗,这是必然发展的趋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