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为什么无法通过GST

  这些运送货物的大卡车正在排长队接受检查,执法官员要看一下车上的货物有没有交销售税。

  这样的情景在印度27个邦之间上演,估计不少外国投资者和需要在邦之间走动的企业家们都快吐血了吧。

  印度27个邦都有自身的民选政府和议会,也就是说他们都有权力对自己所管辖的商品、服务实施不同的税率和税法。这样乍一看没什么问题,邦自治制度也挺民主的对吧?可是问题就来了:每个邦之间的各种商品税费都不同,每一次货物进邦都要检查,每一次都要排这样长长的队伍,每一次都得等到花儿都谢了……

  这还没完呢!各种各样的税费种类纷繁复杂,有消费税、服务税、销售税、增值税、邦过境税等等,其中有不少税还是中央和地方重复收的。结果每一次车辆接受检查都要看自己是不是交齐所有税,是不是在这个邦交的。一辆卡车从印度南部到北部,需要在不同关卡支付至少5种不同税费,且费率还不一样。卡车将近四分之一的时间都浪费在这种检查上。

  运输效率低,税费计算又麻烦,还有不少税是重复收取的,这样自然会有不少人放弃这样的运输。正所谓“路通财通”,运输搞不上去,久而久之,国家的GDP都受影响不少。

  来来来,我给大家科普一下。根据官方释义呢,GST(Goods and Services Tax),即商品及服务税,指政府为各种商品及服务所征收的税项。

  好吧,再深入解释一下,GST与印度现行的各邦制税法的区别,就是GST针对消费环节征税,只有商品被消费时,才会征收税款,这也就意味着税费不会重复收取,而且条目清晰,避免了混乱的问题。再者,GST在印度全国实行统一的税率,取消各邦的税费制度。司机大哥再也不用排着长队接受没完没了的检查啦,想想也是不错的呢!

  结合印度的国情,GST的确能解决不少实际问题,甚至有不少学者认为这将是伟大的一步。据印度经济学家预测:长期而言,GST可以提升印度的GDP大概1.5-2个百分点。

  但是,革命哪有这么容易啊?尤其是在印度这个超级大国,阻力实在是太大了。GST的引入,一波三折,至今未成。

  实际上,莫迪并不是第一位提出引入GST的总统。2008年,前政府总理辛格提出在两年内在印度实施统一的GST增值税税率计算法,但由于地方政府阻力太大,未能上马。

  还不是因为印度的法案通过程序太复杂,受到的阻力太大。在这样一个缓慢前进的国家,提出改革是需要勇气和耐心的。

  根据印度宪法,印度国会(联邦议会)是印度的最高立法机关,由总统、联邦院(上议院)和人民院(下议院)组成。其中,绝大多数上议院议员都是由各邦立法院中普选产生的。与上议院议员的产生不同,下议院绝大多数议员是由直接选举产生的。

  一项法案的通过程序是这样的:修正案需要先在下议院审议通过,然后报送上议院审议,获得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后,拿到27个邦议会进行审议;至少需要获得15个邦议会的批准,才能最终通过。

  听起来是不是感觉很烧脑?简单一点说,审批流程就是下议院→上议院→邦议会。

  现在,对于下议院,莫迪政府有绝对控制权,因为大部分议员是直选的,他们通常都会站在莫迪这边,支持GST法案通过。但是!当法案提交到上议院时,由于立法院大部分议员不是直接选举的,目前莫迪没有多数权。他此时需要寻找盟友获得在上议院的支持。

  另外,来自邦议会的阻力也是不小的。因为来自GST的收入将流入那些消费商品和服务的邦,而不是生产商品和提供服务的邦。也就是说,如果他们同意了GST的颁布,以后就再也收不到货物的各种各样的税费。这明摆着就是一项断了自己财路的法案啊!换作你是邦议会议员,你同意吗?

  估计莫迪也考虑到这点,所以他已经作出承诺了:同意给予在GST实施最初五年内蒙受收入损失的各邦补偿,让他们继续单独征收酒类和石油税。

  而对于上议院,莫迪也与国大主席Sonia Gandhi喝喝茶,聊聊天儿,谈谈判。简单来说呢,这次唠嗑儿的结果就是:国大提出了3个条件。第一,对跨地区运输的产品额外征收1%的税;第二,1.8%的税率上限;第三,调整GST委员会的组织结构。

  哎,所以说啊,在这样复杂的立法程序下,再合适的政策也只能一拖再拖啊。面对企业家们对于目前税收体制的怨声载道,莫迪大大所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无奈地方阻力太大,结果还不一定能成。

  未来GST法案能否通过还不得而知,但我们能从这个例子中看出,印度实在是一个缓慢前进的民主国家。这里的“民主”是指任何法案都会征得各方面的意见,而不是一刀切。这样的制度固然有好处,但往往也会引发一系列的麻烦。每件新事物总会有人受益有人吃亏,如果做任何决定都要求面面俱到,那制定新法案的人即使挠破小脑袋也没法满足所有人的需求——只要有一部分人反对,那么即使这项新政策很适合也无法通过。这样的“民主”导致了这样的“缓慢前进”。这也是为什么至今为止印度还是无法通过GST,司机们还是要排长长的队伍给邦政府送钱,企业家们也只能对着混乱复杂的税费项目兴叹。

分享: